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
陪伴的力量,學習愛與責任

陪伴,也是一種生命教育。一群接受資助的孩子,因為陪伴一位孤獨的老人,而學會分享、學會回饋、學會愛與責任感。
八十七歲的阿喵該努,因為感冒併發肺炎,從鬼門關繞了一圈回來,在她奮力睜開雙眼那一刻,消息傳回青葉國小,迅速在小朋友間散播開來,「阿喵該努復活了!」前一天還瀰漫在校園的悲傷氣氛,頓時一掃而空。

該努是魯凱語「奶奶」之意。阿喵該努就住在青葉國小旁,從兩年前開始,因為實踐「讓愛前進」活動,六年級的學生每天為她送便當、洗碗、打掃居家環境、陪她聊天,原本三週即可結束的活動一延再延,畢業的學長姐將棒子交給學弟妹,如今已邁入第三年。由於這一屆六年級人數少,為免傳承無以為繼,五年級提早接棒。

生命陪伴生命的真實經驗,改變了這個長久孤獨的老人,和一群純真稚嫩的孩子。「照顧阿喵該努,我覺得很開心,因為平常是爸爸媽媽和姊姊照顧我,現在換我去照顧該努,」五年級的李宏偉說得理直氣壯。

位處偏遠山區屏東山地門的青葉國小,學生人數不到五十人,從四年前引進生命教育課程,每週由彩虹愛家生命教育協會志工沈湘馨和一群大專青年上一堂課,透過活動、遊戲和繪本教孩子認識自己、關心別人,但這堂課卻在無意間成為孩子短短生命歷程中最精采的課。

「愛的祕密行動」

大學畢業後擔任彩虹愛家協會企劃專員的沈湘馨回憶,因為部落很多孩子都受到世界展望會資助,二○○七年在課程中的「讓愛前進」活動,她希望每班設計為期三週的活動去幫助別人。孩子原本反應並不熱烈,直到六年級的呂欣怯生生地提出:「可不可以去照顧獨居老人?」

住在青葉國小側門不遠處的阿喵該努,房子髒亂不堪,常常會坐在家門口碎碎念,生氣時還會朝著路過的小朋友丟小石頭。因為她只會說魯凱族母語,溝通不易,根本沒有人敢靠近,孩子因此幫她冠上「阿喵」的封號。沈湘馨鼓勵他們以行動表達善意,就此開啟「愛的祕密行動」。

行動的第一步從送便當開始。小朋友推出會說母語的呂欣和該努溝通,並主動分工,每天輪流將沒吃完的營養午餐送去該努家,不夠的去隔壁班商借,還動手洗碗。放學後,會有人去幫愛抽菸的該努點煙斗、陪她聊天,孩子們比手畫腳,常常逗得該努張開沒有牙齒陪伴的雙唇,哈哈笑。三週的課程結束後,孩子問,「可不可以做到暑假?」愛就此延續下來。

「孩子從該努身上學到很多,有些男生在家從不幫忙做家事,連碗都不會洗,但照顧該努後,他們開始懂得觀察,並注意到別人的需要,」沈湘馨說。在師長眼中是個「皮蛋」的葛文雄,發現該努居住的小屋殘破不堪,每當下雨就會漏水,竟冒著危險,悄悄爬上屋頂搭鐵皮,「我怕該努淋到雨,」從青葉畢業,現已就讀國二的他說。

當畢業鐘聲敲起的那一刻,也代表著離別的到來。這群畢業生主動跑去問學弟妹,「要不要照顧該努?」導師石雅竹說,很多人看著哥哥姊姊照顧該努,以身教做出最好的示範,自然而然接下棒子,並在母語老師翻譯陪同下,舉行一場溫馨的交接儀式,孩子們逐一向該努道別,新生的一代則自我介紹,接下這項愛的任務。

「照顧該努也點燃孩子學習母語的動機,」石雅竹說。部落內的孩子大部份都不會說魯凱母語,但開始照顧該努後,唯有母語可以溝通,激起孩子們的學習慾望。有的孩子因為功課不好,原本非常沒有自信,卻因從小說母語可以和該努溝通,突然成為大家羨慕的對象,每次去探望該努都要找他們作伴。「現在他們會想學母語,也比較敢開口說,」石雅竹表示,文化出現傳承契機,更重要的是孩子從中找到自信。

《天下》記者到訪這一天,午後滂沱大雨的喧鬧聲,掩蓋不了從阿喵該努屋內傳出的哄堂笑聲。四坪大的小屋內,除了一張床和衣櫥,以及孩子們滿滿的愛心,再也裝不下其他。阿喵該努的孫女張婉婷說,「還好有他們,讓我輕鬆許多。」

漢名張金妹的阿喵該努育有十五名子女,卻都早夭或因故過世,僅留下孫子女張婉婷和張金勇,兩人都在外打零工維生。張婉婷說,該努個性堅強又獨立,即使中風二十餘年造成左半身癱瘓,家事卻從不願假手他人,寧願自己洗衣服、燒飯,連孫女都不准碰。

這群孩子的出現卻柔軟了她堅毅的心,看到孩子不再揮手或丟石頭驅趕,反而露出笑容迎接。有人拿出照相機,她會跟著孩子們舉起兩根手指,比出「耶」的手勢,每天都在期待小天使的到來。

這學期擔任五年級班導師的石雅竹,發現班上學生愛相互競爭、比較,容易嫉妒又沒自信,讓她非常苦惱,希望有正面的力量來激勵他們。和沈湘馨討論後,她決定鼓勵孩子提早進入「讓愛前進」,並在小朋友舉手通過下,人人簽署「愛的承諾書」,這一課學的不僅是建立自我及人我關係,更是「為自己的承諾扛起責任」。

寫下承諾,扛起責任

每個孩子都簽了承諾書。

「我,李宏偉承諾,在照顧阿喵該努期間,我一定會盡自己本分,認真讀書、寫作業,管理自己,絕不會因為這個傳愛行動,讓自己的功課退步,讓老師和家人擔心,我答應的事情說到做到,」體型壯碩的李宏偉大聲唸出,「若沒做到,願意勞動服務,打掃廁所兩星期。」

阿喵該努的家成為課堂外最好的「教室」。「照顧該努,讓我覺得心裡很踏實,」屋內張頌詞小心翼翼剝下手中的沙其馬,一口一口送入該努乾癟的口中,雖然才十一歲,遣詞用字卻很成熟的他說,「我們需要幫助時,別人都會幫忙,現在我們也可以回饋。」生性害羞的謝子瑄說,她從三年級就看到姐姐在照顧該努,現在終於輪到自己了。

一屋子的孩子圍著該努唱唱跳跳,滿臉皺紋的該努笑瞇了眼。「希望你們把今天記在心裡,要實踐今天的諾言,」向紅了眼眶的該努揮手道別前,石雅竹再度提醒,要信守粉紅豹班的「粉紅豹諾言」。她說,雖然才啟動兩週,謝子瑄上課的音量變大了,有的孩子不交作業,現在也會主動寫功課,從他們的說話和態度都可以看到一點一滴的改變。

這就是生命陪伴生命的實踐。
人與社會 屏東青葉國小陪伴阿喵阿嬤學會愛與責任陪伴,也是一種生命教育。一群接受資助的孩子,因為陪伴一位孤獨的老人,而學會分享、學會回饋、學會愛與責任感。
2009-11-18 天下雜誌 435期
瀏覽數  
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
請輸入此驗證碼